安仁-中国博物馆小镇

刘文彩 当前位置:安仁首页 > 印象安仁 > 安仁人物
分享到:
0

 


      刘文彩(1887-1948)字星廷,大邑县安仁镇刘墩子人。其父刘公赞有六个儿子,他行五。六岁时,刘文彩入私塾,但他对读书不感兴趣,敷衍了事。稍长,他不读书,不种地,成天不务正业,在家搞杂务,或吆牲口,为家里酿酒作坊运原料等。父亲刘公赞就给他娶了吕氏为妻,又给刘文彩买了一匹马让他搞运输。刘文彩对运输买卖感兴趣,把自己家里酿的烧酒驮到崇庆县城、三江镇等地去卖。然后回来时,又贩货到大邑县城,新场乡等地出售,然后用酒换回玉米、煤炭等。刘文彩有经济头脑,生意越做越好,父亲刘公赞甚为满意,称他为“经济奇才”。刘文彩交往宽,人员广,凡街上发生纠纷都要找他仲裁,人称“小舵把子”,成为安仁镇举足轻重的重要人物。其妻吕氏聪明能干,协助刘文彩操劳家业,并善治理家务,热心关照刘氏大家庭,常暗中资助刘文辉上学,有时做些好吃的菜饭款待刘文辉。
      1917年,刘文彩妻吕氏,不久,一对儿女相继夭折。刘文彩丧妻亡子。三年之后,于1920年,又父母双亡。是年,刘文彩续娶大邑县三岔乡东升村杨重华为妻,相继生有一女,一儿。
刘文辉以一旅之众驻防宜宾(原叙府)后,为控制和扩大防区的需要,除了积极扩充军队外,还要加强防区的经济建设积累资金。便决定邀请信得过、又有经济头脑的五哥刘文彩来宜宾作职做事。刘文彩带上妻女来到宜宾。
      宜宾地处三江:金沙江,长江,岷江的汇合口,水陆交通极其方便,经济繁荣。刘文彩刚到,人地生疏,于是便先了解当地行情。他深入茶坊,酒店,烟馆,赌场与当地的袍哥大爷、土匪头人等混在一起,摸清当地社会人情。1923年5月,刘文辉委任他为四川烟酒公司宜宾分局局长。次年又任命刘文彩任叙府船捐局局长,四川省第二十二督察区烟酒公卖局局长。这时,刘文彩在叙府成立“义和银号”,投资10万元。刘文辉为该银号投资上百万,又聘任大邑同乡彭载阳为银号经理。
      1927年,刘文辉委刘文彩任川南护商处处长。刘文彩在叙府各地界内,推行护商捐,凡水路,陆路来的货物,纳税至少达10余次。如水路:从乐山至叙府200多里,有关卡300多处,便要纳税400多元,从乐山到叙府100余里的公路就有强收护商税的关卡30余处。
      1929年,刘文辉任四川省政府主席,委刘文彩为川南水陆护商处处长兼任川南禁烟缉查总处长。刘文彩官位不断提升,在叙府的权限也越来越大,收刮钱财的手段日渐高明,财源大开。
次年,刘文彩把护商大队扩充为步兵第十八团,自兼任团长。1931年当刘文辉的防区达82县时,刘文彩并随之升任川南税捐总局总办,并任叙南清乡司令部中将司令官,下属两个团:第十八团团长为刘元瑄,另新编四十八团,委任宜宾县长张伯英任团长。这时,刘文彩有军权,财权,就大肆横征暴敛,逐日生活腐化,吃喝玩乐,在宜宾又新娶三太太凌君如,继又娶四太太梁慧灵。刘文彩任税官时,叙府一地开征的税收项目就有44种之多,如花捐,厕所捐,锄头捐等,还有名目繁多的附加税。刘文彩还强迫农民种罂粟,然后又收烟苗税,烟土税……对不种罂粟的农民,就收懒捐,无奇不有,花样百出。刘文彩在叙府办的私营义和银号,现也改为仁和银号,并逐渐发展到重庆、自贡、成都、上海、昆明……等市县设分号。分号多了,又把银号分为两个系统:第一系统贩运鸦片和信用放款;第二系统垄断食盐运销。还规定各地银号只准盈利不准亏损;年利率不得低于50%。刘文彩还公开在叙府开设赌场和收印子钱,川南人民深受其害。
      1931年夏,刘文辉与刘湘矛盾日益恶化,刘文彩派刺客去重庆暗杀刘湘未遂,刺客被抓获,则更加激起刘湘对刘文辉、刘文彩的仇恨。
      1932年10月,“二刘大战”爆发,刘文彩积极为刘文辉征集壮丁,募集军饷,送往前方。同时,刘文彩派轮船装运大批石条,填住宜宾南溪筛箕背滩的潮口,用以阻止刘湘的军舰由水路来进攻。11月24日,刘湘派飞机突然空袭宜宾,刘文彩惊吓不已。这时,刘文辉在作战中节节失败,宜宾已成一座孤城。刘文彩仓皇弃城而逃,先将子女家眷送走。赓即,将他10年来在叙府压榨所得的金银财宝伪装成弹药装成4500多箱,装入20支船。刘文彩携带着姨太太,乘坐彩色楼阁油轮,行于其间,离开宜宾,辗转回到大邑县安仁镇。1933年初,刘文彩率清乡司令部所属两团兵力暂住大邑县城。他决定要扩张势力,掌控大邑,便要清除障碍。嗣后,设计暗杀二十四军驻大邑的特科团长、拟叛投二十八军任旅长的牟遂芳。不久,“二刘大战”结束,刘文辉失败退往西康,刘文彩失去支柱,便脱离军政界,回到老家安仁镇。
      刘文辉虽然兵败川南,但刘氏家族中任中、高级将官和地方官员的不计其数,在川、康两省仍十分有影响力。在安仁镇,刘文彩在强大的家族势力支撑下,以原安仁乡的四个袍哥组织为基础,组建了组织严密,规模庞大的袍哥组织——“公益协进社”。社址设在安仁乡,请他的三哥刘文昭任总社长,自任副社长。总社一成立,川西、川南、川康等地区17个州、县、乡、镇设分社和支社约360个。该社成立增强了刘文彩的势力,同时还可以通过袍哥组织筹集军饷,用以支持刘文辉,解决其驻西康贫瘠地区军饷不足的困难。
      刘文彩在安仁镇,用盖有关防印章的空白官契在华阳、新繁、温江、崇庆、大邑、双流、邛崃等7县霸占民田、买“飞田”、吃“心心田”、买“官田”等手段置田产。还有银行字号22处、当铺5个、街房684间、碾子10座和公馆29个。刘文彩的公馆除安仁的老公馆外,还在成都文庙后街、陕西街和雅安市修了3座公馆。
      刘文彩精心扩建在大邑安仁镇的老公馆。先后建成前院、正院、后院,这是刘文彩一家人生活起居的地方,呈四进三天井“目”字形建筑;继后修朱漆大院作为仓库;还修建有小姐楼、花园独院、雇工院、收租院共八个院子。整座老公馆建筑面积5300多平方米。
      在老公馆对面不远的毗卢寺旁,刘文彩出资于1938年动工历时3年多建成一座新公馆,占地40亩,这是刘文彩为六弟刘文辉修建的。
      1941年,刘文彩又筹划在安仁镇办中学,得到刘文辉全力资助,并派建国中学校长高树元来担任“文彩中学”第一任校长,还捐了大量图书仪器等。刘文彩将叙府的房租和士绅们捐的经费用来建学校;刘文彩又请工程技术人员来设计,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,历时3年,于1944年12月学校竣工。学校以刘文彩的名字命名为“大邑县私立文彩中学”。学校请有名望的士绅成立董事会,刘文彩自任董事长。1945年2月,大邑县安仁“私立文彩中学”正式隆重的举行开学典礼。
      刘文彩还参与筹划修筑“万成堰”。此堰建成后,1941年在安仁裕民街口,由地方士绅出资建“开渠凿堰纪念碑”。1942年,刘文彩在纪念碑对面建“星廷戏院”。舞台横匾题:“纪念疏江起舞台”以示纪念。从1938年起,在刘文彩的承头下,安仁镇陆续新建了维星街、天福街、裕民街、吉祥街、澄平街、树人街等六条街道。1939年至1942年,刘文彩在镇上,陆续修建肥猪市、米市、同庆茶楼、刘家花园洋楼等。
      1945年6月,唐场青年肖汝霖等接受中共地下党组织指示,恢复原“大邑青年学会”,在安仁乡、唐场乡开展地下活动。这时,正值刘文彩与大邑县城的陈少夔矛盾尖锐,双方明争暗斗,互不相让。肖汝霖利用这一矛盾,通过安仁乡乡长刘绍武向刘文彩献策,说要战胜陈少夔,除了靠钱、枪、袍哥外,还要靠读书人。刘文彩信以为真,同意把肖汝霖组织的青年学会当作自己的一股力量。由于得到了刘文彩的支持,1946年9月,“青年学会”从唐场迁到安仁,由刘文彩提供办公用房和经费。刘文彩的大儿子刘元龙任名誉会长,肖汝霖任理事长掌握实权。一年时间,青年学会发展会员近千人。该组织,一方面表面上应付刘文彩,另一方面积极配合中共地下党组织开展武装斗争。地下党的活动引起国民党反动派的注意,刘文彩也觉得无法驾驭青年学会,乃停止经费和收回办公用房。1947年3月,刘文彩枪杀劫枪的地下党员李荣远。4月,刘文彩命令伏击拿走安仁乡公所武器的曾松盛等12人。1948年7月12日,刘文彩袭击三河场正在肖汝霖家开会的中共地下武装。1948年9月,又将中共地下党员肖汝霖和民盟成员徐达人逮捕杀害。
      刘文彩一家有20口人,常住安仁镇老公馆的只有6人。妻杨重华常住成都,而三、四太太城里人,常串通一气,在刘文彩面前酸气十足,更让他很不舒心,婚外女人毕竟不长,这让刘文彩于1938年4月24日又娶五太太王玉清养老。太太一多,由此引来不少矛盾,三太太、四太太先后离开大邑,最后只剩下五太太住安仁老家。刘文彩有了四个儿子,三个女儿,都是杨重华所生。三太太凌君如的三个儿子都是抱养的,除一个病死外,另二个后被三太太带回叙府。
  1948年秋,刘文彩在安仁镇家中突然大口吐血,咳嗽不止,此后便经常吐血,病情不断加重。1949年春,只得来到成都,与杨重华一起住成都文庙后街公馆,请医生到公馆里治病。同时,身边还有五太太王玉清、二女儿以及刘二姐、乐玉清、男厨等。1949年10月17日,病入膏肓的刘文彩奋力地要求“回去!”家人不得不将他抬上小轿车,横躺在座垫上。刘文彩上车不久就呈昏迷状态,他女儿要求迅速返回成都抢救。回到成都时,刘文彩已闭上双眼,寿终正寝,终年62岁。

联系我们  |  投稿指南  |  广告服务  |  法律声明  |  关于我们  |  下载后台  

版权所有:中国博物馆小镇门户网 备案号:蜀ICP备14014824号  技术支持:成都中韩灵创科技有限公司